星期六和台灣hello

再2天,我就要和台灣再見面了!

情緒有些複雜.放了一年的假的我,恐怕對本來就很水土不服的工作環境會更顯疏離.不過可喜的是和w這一年來的trial period似乎也平安的過去了.至少我們這兩頭獅子還是有著堅定友誼的partners.只是我們的未來仍是個未知數.

前陣子台灣政局很不穩定時,爸爸問我是否可以就留在這裏了.別回家?這個主意讓我有些…怎麼說…就是不喜歡.我喜歡澳洲,但是澳洲再怎麼美畢竟沒有屬於我的成長回憶.對於從小到大幾乎每個算深交的朋友九成以上都移民至其他國家,我也好想問問他們的移民心情.

在國外住過一段時間後才回深深感覺台灣的美好與進步.這裏面當然有懷舊的情緒在,但是台灣的成就與景況真的不像大部份媒體所描述的每況愈下.實情反而是相反的.這點可以反映在許多國外媒體與專業機構的報告上.最近的一篇報告是由德國發表的Bertelsmann Transformation Index.

對於最後選擇唸非TEFL相關的科系,我一點都不後悔.我自認平日的研究工夫不差,也仍會繼續在英語教學的研究.但是我更須要的是一個凌駕於課本/語言教授之上的視野.一個知道語言從那裏來,語言怎麼影響這個社會的成長,怎麼影響/反映我們的思考邏輯?又怎麼告訴自己和他人,我們對自己的定位?

英語老師該不該關心政治?該不該了解我們教的語言背後的文化?該不該適度的介入孩子一些主觀性的發言?該不該避免一些看似生活化卻隱藏著性別/族群/等意識型態的舉例?

我們,身為傳播他國(而且是強勢)文化的語言老師,倒底有沒有責任,對這些問題好好的思考並對應?有些老師說只要學生學會怎麼用簡單式,怎麼用beautiful, ugly來為許純美,林志玲做比較級造句,老師的責任就算盡到了.

這樣的思考,和數十年前的英語教學相較之下到底長進了多少?

既使是只講英語教學專業,相關受爭議或是長久以來的老問題多的是題材可以討論,但是針對這樣的專業議題做對話的平台在那裏?請別把每年在劍潭的大拜拜提出來,美其名是學術研討會,但是整體報告品質實在讓人不予置評.

各縣市的輔導團在此是否可以有所著力? 是否可以帶動老師們討論交流的風氣? 是否能致力於"改善調整"各校的英語教育環境體質,以科學研究的精神為台灣的英語教師圈打造出有理子有面子的專業體質? 若只是每學期請講師上課,輔導團實在太小看自己能有的作為.

我不是科班出身的族群,也許我並不了解師範體系的生態和立足點(當然,校園仍有相當的師資比例不是師範系統).但是常常有些疑惑是不是大家都仍偏解惑而忘了傳道? 許多人嘴上落的"國際觀",倒底是誰的"國際觀"?

哎呀離情依依,突然長篇大論.原諒我有點不平則鳴,我知道,我真是個對任何事都很有意見的人.

有興趣的人可以去讀一下這篇論文,針對新竹市的台灣國小中低年級英語教育中的國際觀之文化研究.

powered by performancing firefox

Technorati Tags: , , ,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