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the TROUBLE MAKER”

 
質疑的正當性
 
昨晚和朋友的晚餐很愉快,我講了很多,大概太久沒碰到熟悉的面孔了!
但是也有些難過,席間韋恩笑著說我是TROUBLE MAKER,問題一堆.
他說是這麼說, 但是韋恩自己也是個難纏的傢伙, 所以他能理解我的心情.
在車上我問他,為什麼都沒有人看到我看到的問題? 其他人都怎麼了? 為什麼我總是孤軍奮戰? 其他人難道都沒感覺嗎? 韋恩也有孤軍奮戰的經驗,所以他也常被旁人嘮叨的唸"算了吧".
他開玩笑的說我Where you go, there’s always a big wave.
 
聽到這句玩笑話,心情有點複雜.從之前和老爺酒店的不愉快事件,雖然後來酒店經理口頭道歉並寄上書面道歉,但是我的朋友們當初也是勸我算了,"別和他們計較".這句似乎有君子之風的名言在我看來實在很"狗屎",原諒我的措辭.但是也就是因為大多數人的"安靜離開與姑息養奸",才會讓壞人越做越順手,到最後甚至還順理成章的變成"傳統".
 
留學之路也是一樣風雨不斷,我對醫生不向病人說明體檢報告的理由很不能接受-那位中山醫院的譚性醫師說他不必為中華民國國民負責,他只對澳洲政府負責,更讓我懷疑他的醫德是跑到那裏去了.然而,在hello anz的版上卻有太多的聲音勸我算了吧,有人也質疑我的質疑,說我這樣是苦了後來的台灣留學生,甚至還"打聽"到澳洲政府已在特別留意我的case…等等,這些聽來十分聳動卻缺乏證據的蘋果式文化,打擊別人的質疑,卻自己拼上一個超大的馬路消息,都在在顯示許多人害怕真相,害怕被挑戰的傳統,寧願當個已過關的被害者,最後甚至和加害者站在一起.然而當再度被質疑拿出證據時,這些蘋果人倒是安靜的不說話了.
 
諷刺的事,許多人在讚揚西方社會尊重人權,實事求是的同時,卻看不到同樣的理念在台灣被讚揚.這不是很矛盾嗎? 這些人漂洋過海來留學或定居,是為了尋找更好的生活環境,但這些人卻不支持同樣的理念在家鄉被實踐.悲哀的是,他們似乎看不到這一點.
 
轉任教師後,發現自己在小學校園裏面臨的culture shock不比在異國小.我不能一以概之,但至少就我看到的校園,專業與倫理的衝突天天在上演.更恐怖的是,他們還自許為教育工作者.有這樣的practictioners,難怪九年一貫會難推行.再好的概念和政策沒有好的執行者都只是紙上談兵.
 
我有些感概的觀察台灣媒體對趙家的報導.我相信這件事對所有公職人員都是一個大大的警訊.趙校長絶對不是全國惟一不知道避免"利益衝突"的校長,他或許也不是"偷"最多的校長.而這樣的"習慣"也不是新聞,而是有四五十年的傳統.這件讓第一家庭受重傷的醜聞,或許對台灣是件好事.或許,我們得從受傷-療養-出發的過程中創造新的文化與價值.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